·莒南县神农传统农耕博物馆开
·电影《渊子崖保卫战》莒南首
·莒南历史文化展馆开馆
·《夏家沟村志》面世
·《莒南年鉴(2016)》荣
·《莒南年鉴(2016)》正
·痴心一片系春秋
·《莒南年鉴(2014)》获
·莒南史志办高级编审李祥琨当
 
  莒南县史志办--->县情研究
说文解字析沭河以及现情资料链接
发布日期:[2015-8-20]    点击[7631]次

说文解字析沭河

【1】
    旧时,莒州有八景,“沭水拖蓝”是其一。
    沭水,是沭河的老称,古时又写作“術水”。
    沭水源于沂水县西北部沂山南麓穆陵关,与沂河并行南流,经沂水、莒县、临沂、莒南、临沭、郯城、新沂、宿迁,至骆马湖折向东流入海。故自古相传:
    头枕穆陵关,脚呲宿迁县。
    沭水发源山区,流经丘陵地带,在莒城东北约1.5公里处,与袁公河交汇。因袁公河从莒中平原流入,两河水中成分迥异,汇流后河里出现清浊分明的两股水流,“清流”者袁公河,“浊流”者沭水,清流泛淡淡蓝色,似河中拖曳着一条蓝带子,誉称“沭水拖蓝”。
    同题之下,明永乐十八年举人、监察御史、江西按察司佥事邑人姚鹏泼墨:
    沭水汪洋万顷流,兴衰相继几千秋。
    天光云影相辉映,渚鹭沙凫任去留。
    一派笙簧调岸柳,数行蝌蚪写河洲。
    金波荡漾浑如带,壮我城阳据上游。
    莒州名士朱凤翱(1862-1937,字瑞岐,号飞舞)挥毫:
    两岸绿杨杂绿莎,中流漾漾蔚蓝拖。
    新晴天色虚涵镜,过雨山光浓染波。
    石激澜回青漱玉,风吹纹皱碧飘罗。
    桃花逐得三春浪,一霎翻成锦绣多。
    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,两河上游分建青峰岭、仕阳水库,水患得到治理,今已很少见到这一景观。
    沭水进书入册很早,战国时《周礼•职方氏》中就有“正东曰青州……其浸沂、沭”的记载。
    《汉书•地理志》载:
    術水南至下邳入泗。
    唐代颜师古注:
    術水,即沭水也。
    尤为难得的是,在被誉为“公元六世纪前中国最全面而系统的综合性地理著作” 北魏《水经注》所记载的1252条“大小水道”中,郦道元对沭水厚爱有加,其卷二十六“沭水”下,不仅沭水的源头、流向,甚至流域内山陵、城邑、关津、原隰和建置沿革、历史事件、神话传说、名人名事,无不繁征博引。现抄录如下,以敬谢先贤:
    沭水出琅邪东莞县西北山,大弁山与小泰山连麓而异名也。引控众流,积以成川。东南流,径邳乡南,南去县八十许里。城有三面而不周于南,故俗谓之半城。
    沭水又东南流:左合岘水。水北出大岘山,东南流,径邳乡东,东南流注于沭水也。
    东南过其县东,沭水左与箕山之水合。水东出诸县西箕山,刘澄之以为许由之所隐也,更为巨谬矣。其水西南流,注于沭水也。
    又东南过莒县东,《地理志》曰:莒子之国,盈姓也,少昊后。
    《列女传》曰:齐人杞梁殖袭莒,战死,二其妻将赴之,道逢齐庄公,公将吊之。杞梁妻曰:如殖死有罪,君何辱命焉?如殖无罪,有先人之敝庐在下,妾不敢与郊吊。公旋车吊诸室,妻乃哭于城下,七日而城崩。故《琴操》云:殖死,妻援琴作歌曰:乐莫乐兮新相知,悲莫悲兮生别离。哀感皇天,城为之堕。即是城也。
    其城三重,并悉祟峻,惟南开一门。内城方十二里,郭周四十许里。《尸子》曰:莒君好鬼巫而国亡。无知之难,小白奔焉。乐毅攻齐,守险全国。秦始皇县之。汉兴,以为城阳国,封朱虚侯章治莒。王莽之莒陵也。光武合城阳因为琅邪国,以封皇子京,雅好宫室,穷极伎巧,壁带饰以金银。明帝时,京不安莒,移治开阳矣。
    沭水又南,袁公水东出清山,遵坤维而注沭。
    沭水又南,浔水注之。水出于巨公之山,西南流,旧堨以溉田,东西二十里,南北十五里。浔水又西南流入沭。
    沭水又南与葛陂水会。水发三柱山,西南流,径辟土城南,世谓之辟阳城。《史记·建元以来王子侯者年表》曰:汉武帝元朔二年,封城阳共王子节侯刘壮为侯国也。其水于邑,积以为陂,谓之辟阳湖。西南流,注于沭水也。
    又南过阳都县东,入于沂。
  沭水自阳都县又南,会武阳沟水。水东出仓山,山上有故城,世谓之监宫城,非也。即古有利城矣。汉武帝元朔四年,封城阳共王子刘钉为侯国也。其城因山为基,水导山下西北流,谓之武阳沟。又西至即丘县,注于沭。
  沭水又南径东海郡即丘县,故《春秋》之祝丘也。桓公五年,《经》书:齐侯、郑伯如纪,城祝丘。《左传》曰:齐郑朝纪,欲袭之。汉立为县,王莽更之曰就信也。《郡国志》曰:自东海分属琅邪。阚駰曰:即祝鲁之音,盖字承读变矣。
  沭水又南径东海厚丘县,王莽更之曰祝其亭也。分为二渎,一渎西南出,今无水,世谓之枯沭。一渎南径建陵县故城东,汉景帝六年,封卫绾为侯国,王莽更之曰付亭也。
  沭水又南径建陵山西。魏正光中,齐王之镇徐州也,立大堨,遏水西流,两渎之会,置城防之,曰曲沭戌。自堨流三十里,西注沭水旧渎,谓之新渠。旧渎自厚丘西南出,左会新渠,南入淮阳宿预县,注泗水。《地理志》所谓至下邳注泗者也。《经》言于阳都入沂,非矣。沭水左渎自大堰水断,故渎东南出,桑堰水注之。水出襄贲县,泉流东注沭渎,又南,左合横沟水,水发渎右,东入沭之故渎。又南暨于遏,其水西南流,径司吾山东。又径司吾县故城西。《春秋左传》,楚执钟吾子以为司吾县,王莽更之曰息吾也。又西南至宿预注泗水也。
    沭水故渎,自下堰,东南径司吾城东,又东南历柤口城中。柤水出于楚之祖地。
    《春秋》襄公十年,《经》书公与晋及诸侯会吴于柤。京相璠曰:宋地。今彭城逼阳县西北有租水沟,去逼阳八十里。东南流,径傅阳县故城东北。《地理志》曰:故逼阳国也。
    《春秋左传》襄公十年夏,四月戊午,会于柤。晋荀偃、士匄请伐逼阳而封宋向戌焉。荀营曰:城小而固,胜之不武,弗胜为笑。固请,丙寅,围之,弗克。孟氏之臣秦堇父,辇重如役。逼阳人启门,诸侯之士门焉。县门发,鄹人纥抉之以出门者。狄虒弥建大车之轮,而蒙之以甲,以为橹,左执之,右拔戟,以成一队。
    盂献子曰:《诗》所谓有力如虎者也。主人县布,堇父登之,及堞而绝之,坠,则又县之。苏而复上者三。主人辞焉,乃退,带其断以徇于军三日。诸侯之师久于逼阳,请归。智伯怒曰:七日不克,尔乎取之,以谢罪也。荀偃、士匄攻之,亲受矢石,遂灭之,以逼阳子归,献于武官,谓之夷俘。逼阳,妘姓也。汉以为县,汉武帝元朔三年,封齐孝王子刘就为侯国,王莽更之曰辅阳也。
    《郡国志》曰:逼阳有柤水。柤水又东南,乱于沂而注于沭,谓之柤口,城得其名矣。
    东南至朐县,入游注海也。

    【2】
    遗憾的是,沭水缘何而名,古无定论,即使才高八斗之郦道元也仍让后人一头雾水。
    在《莒县地名志》中,说得神乎其神,认为是“古术士施展法术之水汇成此川而得名”。
    这似乎也与《水经注》中的“《尸子》曰‘莒君好鬼巫而国亡’”之言相符。
    但在《沭河的由来》中,张旭景先生对此持不同见解:
    此说近于荒唐。因为占卜和鬼巫之术在先秦各诸侯国普遍存在,当时的人们对此虔诚至信,并非只有沭河流域的古人信奉此道。况且“术士、巫术”等字义是“术”字的引申义,并非本义,因此,用“术士、巫术”等词义来解释“沭水”名称的由来只是望文生义。
    张先生进而引经据典,并结论为“可见,‘术’,字的本义是道路,‘沭水’之名应该与道路有关”。对张先生列举的先人之言,转抄如下。
    《说文•行部》注:
    术,邑中道也。从行,术声。
    五代时文字学家徐锴在《说文解字系传》中说:
    邑中道而术,大道之派也。
    为该说佐证,春秋时,我国东部确有一条南北交通要道,北至齐都临淄,南至徐国(今江苏省泗洪县),中经穆陵关、莒国。因这条道路“僻在东方”,其重要性略逊于中原的主要道路,这也正与徐锴所说“大道之派”相符,因此可称之“术”道。而沭河流域,与之路线一致,相依相傍,古人有可能便把这条“僻在东方”的交通要道一侧的河流称为“术水”。
    此,可详见白寿彝先生总主编的《中国通史》第三卷,上海人民出版社1994年6月版,第718页。
    据张旭景先生考证,“术水”成为河名后,古人为区别字义,又在“術”字上加了“水”旁,即“氵術水”。
    《汉语大字典》注:
    “氵術”,同“沭”,水名。
    《玉篇•水部》云:
    氵術,水。在琅琊,任绪钓鱼处。
    如删繁就简,仅从“術”、“氵術”、“术”、“沭”之文字演变而言――
    “術”字,现简化为“术”。
    “沭”,南北朝之前,有异体字“術”、“氵術”等写法。
    许慎《说文解字》中没收录“氵術”字,说明这个字汉时已不常用,约秦始皇统一文字时,“術”和“氵術”统一为“沭”字,但仍有少数人用这两个字,所以《汉书》有“術水”,《玉篇》有“氵術水”。
    从《说文解字》、《辞海》对“沭”字的注释可看出,“沭”是沭水(沭河)的专用字,无它义。
    《辞海》中,“沭”字解释简明扼要:
    “沭”,水名,见“沭河”。
    “沭”字下仅两词:沭河、沭阳。
    ①沭河。在山东省南部及江苏省北部。源出山东省沂山南麓,同沂河平行南流,入江苏省境内……主要分两支东流,经蔷薇河到临洪口入黄海。长255公里,流域面积5770平方公里。主要支流有绣针河、浔河等……建国后建有青峰岭、陡山等水库,并开掘新沭河,使中下游改由山东省临沭县南部曹庄附近折向东,循新沭河到江苏省临洪口入海。
    ②沭阳。县名在江苏省宿迁市东部。新沂河及淮沭新河流经境内……东魏置怀文县。北周改沭阳县,以在沭水之阳故名。
    笔者进而究根问底,查到“临沭”一词:
    临沭。县名。在山东省临沂市东南部,沭河流贯,邻接江苏省……唐武德四年(公元621年)置县,六年省。1941年由临沂、郯城两县析置。经临沭河得名。1956年撤消,1961年复置。
    【3】
    沭水自古生性爆烈,时常泛滥成灾。
    史载,明清年间,黄河夺淮,沭河下游河床渐淤渐高,以致在临沭、郯城及苏北屡屡决口,泛滥成灾。仅清雍正八年(公元1730年)至1949年的219年间,沭河发生水灾110次,平均二年一遇,其中大灾20余次。
    清乾隆二十五年(公元1760年)《沂州府志》载:
    (沂沭河流域)三日之旱即成涸泽,一日之雨良田随沙石而去。
    民国五年(公元1916年)《临沂县志·山川》记:
    沭水向无堤防,河岸亦多损坏,唯下游束于马陵山麓,为害尚小。上游自莒县入境后,决口十余处,不待盛涨,势已泛滥,冲潦之灾,辄数岁一至。故河里村半沦水中,柳庄、朱崔等堡垒,因积沙成岸,尤为危险。且水势湍急,两岸坍陷,田亩动数十丈,即间有淤出,终不敌坍陷之多,反起争端,非修筑河堤,后患未有既也。
    而乡人袁均念先生在《沭河大官庄枢纽》中云:
    历史上,沭河是一条多灾河道。其上游大部为丘陵山区,支流众多,源短流急,加之流域内降水集中,致使来水快,洪峰高,流量大,陡涨暴落。每遇山洪暴发,下流河道紊乱,渲泄不及,往往溃决成灾。
    正因如此,《辞海》中,“沭河”条一言概之:
    沭河……河道紊乱……旧时,中下游汛期水灾严重。
    在《君子梦》中,赵德发先生曾这样记述其童年时的沐河大水:
    天色将黑时,高高的河堤终于横在了他的面前。这时河堤上站立着许多人,在向河里惊惊乍乍指指点点,而他的耳边也传来了骇人的大水声。他忘记了脚疼,噌噌几步就窜上河堤。
    沭河又发大水了,它一改昨日模样,突然变得宽宽阔阔浊浪滚滚!
    这种不下雨却发大水的景象许景行见过多次。他知道,这是沭河上游下了大雨的缘故……
    沭水不仅主流如此,支流也上行下效,而且衍生出许多传说。
    如其支流、今鲁苏两省的界河绣针河,原无名,就是因古时夏天发大水,洪水暴涨,一叫绣锦的农妇为救邻家之子遇难河中,为悼念绣锦舍身救邻子的义举,乡亲们把此河称“绣锦河”。后,演绎为绣针河。
    盛世河清。1946年春,中原尚烽火遍地时,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就决定治理沭河。1949年春,战争硝烟还未散尽,导沭第一期开工,国家投资3000多万元,先后调集37个县(市)114万民工,在大官庄村北凿断马陵山,开挖新沭河,以分泄沭河洪水,开挖了分沂入沭水道,完成了沭河拦河大坝、穿沭涵洞、人民胜利堰等大型工程,使汹涌澎湃的沂沭河洪水,沿着新开挖的分沂入沭水道和新沭河东流入海,减轻了鲁南苏北1000多万亩粮田的洪涝灾害。
    为彻底治理水患,1971年11月再次动工兴建沂沭河洪水东调工程,到1981年12月停工,先后调集临沂、临沭、郯城、莒南、莒县、日照、苍山、费县、沂水等9县民工56万人次。
      【4】
    毫无疑问,沭水是鲁南、苏北大地的母亲河。这正如尼罗河的定期泛滥孕育了古埃及文明一样,沭水及以沂沭河流域为中心向南构成的扇状沂沭河冲积平原,正是古华东先祖的繁衍中心之一。
    正因如此,古往今来,这里的人们对她顶礼膜拜,这从古今汗牛充栋的诗句中可窥一斑。
古人有诗:
沭水源从大岘西,穆陵天际控三齐。
傍岩烟火关城近,出谷云霞海气低。
双鬓征尘宵驻马,一灯乡思夜闻鸡。
游人但问东牟道,不觉春深岸草萋。
    ――公鼐(1558—1626,字孝兴,号周廷。山东蒙阴人,明万历二十九年进士,曾任翰林院编修、礼部右侍郎,谥文介)《沭水道中》
  又:
鸡谷分流通沭汶,商车夹道走淮徐。
  赵德发先生在《君子梦》中深情地记下:
  老人们讲,沂河沭河是山东南部最大的两条河,它们从北边的沂蒙山区出来,像两匹白马,相隔不远齐头并肩往南跑去,不知跑了多少万万年,硬是跑出一个临沂东乡与南乡的大平原,然而直奔淮河而去。
    笔者同窗刘世松先生在《穆陵形势总论》亦言:
  沂河、沭河象一对亲姊妹,以葫芦岭为界,并行南流。沂蒙山的古老文明,就主要分布在沂、沭河流域。
    曹国英先生在《鲁南的沭河》中颂之:
    这滨海大地的脉络/这天堂的镜子/都说沿着它走不会迷路/沭河两岸全是家
    我带着上好的妆束/到这里淘洗,浣衣/双脚凝在最沉的石头上/河边的孩子在树下/攀爬玩耍、将铜板放到水里
    相传/此地住着一位极干净的仙女/盛夏一夜之间河谷落满白花/天上人间,全是沐浴声/青蛙/伏在一张心形的叶子上恬睡
    秋天/数万只野鸭像起风的叶子/一片一片地落下/“这里有一只鸟/能使天空变矮”
    篝火在岸边草地上升起/夜间的河道越走越长/水底隐隐有一只古月在吠/千年了,长安听得见/长城也听得见
    …… ……
    最冷的时候,是最神圣的/ 当冰冻封住了它汹涌的激流/咱们的世间/就有了一条闪闪发光的路。
    更有远方先生在《你的陵山,我的沭水》中吟道:
    沭水,是那散发弄扁舟、且行且高歌的沭河水,离得远,却似乎就在眼前,携一只手,相握,前行……
    一方水土一方人!沭水的子孙,太平盛世,男耕女织,奉礼守法;山河破碎,慷慨赴国难,视死如忽归。
    这,最悲壮的当属“渊子崖村保卫战”。
  渊子崖(现属莒南),一个典型的传统农村宗族社会,全村人姓林,1500多口人,共9族,每个人的姓名中间的那个字,分出辈分尊长。当年,每族推出一个族长,9个族长在一起确定一个人任村长。林凡义,19岁,是9人当中年龄最小的,但被一举推为村长。
  但正是在这个19岁的村长带领下,渊子崖对过河来要1000块现大洋和大宗粮食和鬼子伪军说:“不!” 在鬼子对全村合围后,派伪军前来劝降,说只要交出八路军,交出粮食,可保全村无恙时,村长林凡义还是响亮地说了:“不!”
  枪林弹雨,渊子崖村人依靠9门“五子炮”、大刀、长矛和铁锹,与1000多日本的精良武装部队展开了整整一天的殊死搏斗。日寇为攻下这中国的一个普普通通的村庄,付出了死亡120人以上的代价。而渊子崖村亦有120多位村民捐躯,200多户人家,没有一家没死人的!八路军山东纵队二旅五团和区武工队40多人不顾一切赶来救援,全部壮烈牺牲!
  这一天是农历1941年11月初二,残阳如血!
  渊子崖,时属沭水县。
  为纪念那场惨烈的战斗,沭水县政府用紫红色巨石建起一座六角七级纪念塔,滨海专署参议会决议题词:
云山苍苍,沭水泱泱,烈士之风,山高水长!
  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注:此文是由老解选自《老家日照》,作者:田文阁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 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设为首页 | 加为收藏 | 联系我们
Copyright(c) All Right Reserved.© 2008 技术支持:临沂信息港  版权所有:莒南县史志办
邮编:276600 电话:(0539)7912373鲁ICP备09082767号
您是第  位访客
t